| 网站首页 | 新闻频道 | 校务频道 | 教师频道 | 教研频道 | 学生频道 | 音影频道 | 知识频道 | 图文频道 | 留言频道 | 下载频道 | 
最新公告:

  没有公告

您现在的位置: 湖北沙市五中 >> 教师频道 >> 诗词歌赋 >> 正文
专题栏目
更多内容
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
相关文章
沙市五中赋
停   留
一封家书
命中注定我爱你
外公泡的茶
秋之祭
青春对话历史
杭州西湖十景
重读蒋捷
橘子红了
更多内容
大街清汤铺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大街清汤铺
作者:余华松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数:2789 更新时间:2015-12-4 9:56:40

 

大街清汤铺

□余华松

    故乡小城有样小吃,上至牙齿快掉光的老太婆,下至刚出牙的小娃娃,都能吃,都爱吃,它就是清汤。

    清汤有好多种别名。广东叫云吞,四川叫抄手,还有的地方叫包面,北方大都叫馄饨。清汤好像是江西的叫法,家乡人不管这些,只叫它清汤。小城里最受欢迎的清汤铺,就是大街路口那家。这条街名子真怪,就叫大街。外婆家离那个清汤铺也就半里路,我一放学,找外公要两毛钱,就兴冲冲地去喝清汤。

    清汤铺在大街路口朝东的街边上。卖清汤的是个女的。身材墩实,有点胖。圆脸,大眼,目光温厚,也透着精明干练。脑后挽一个髻,干净爽利。印象中,她总是在低头包清汤。她小孩我见过,跟我年岁差不多。那年代,城里人总想在公家单位找个安稳工作,她为什么干了个体,来卖清汤?我不知道。

    清汤铺很小,三张桌子。两张小方桌,上面搁装了醋的小瓷壶一把,红辣椒粉一碗,吃酸吃辣,您自便。每个小方桌配四把小板凳,来晚了,只能端着清汤站着喝。一张大三屉桌,左屉放几大盘鲜肉馅,半屉擀好的清汤皮。中间的屉放收的清汤钱,右屉放包好的清汤。

    包清汤时,那女的把一盘鲜肉馅放右屉桌上,左手拿汤皮,右手用根两寸许的小棍,把肉馅挑到汤皮里,左手轻轻一捏,再一松,包好的清汤就落到右屉里。不大会儿工夫,她能包小半屉。

    三屉桌右手放两个煤炉,一个搁钢精锅,锅里烧着开水。一个搁砂锅,里面是骨头汤,汤色清淡,浮着一二根尺许长的葱。桌面上一溜小碗,盛着各种佐料:味精、细盐、榨菜丁、胡椒粉、小虾米。想吃虾米多加五分钱。还有一小碗猪油,一小壶香油,吃哪种油,自己选。

    下半四五点,是清汤铺最忙的时候,吃客以老弱妇孺为主。老年人牙口不好,喜欢来喝;身子不舒服,脾胃弱的,也来喝;年轻妈妈抱着两三岁的孩子来喝;刚放学的小学生,家里晚饭还没好,也来先喝一碗。

    客人来了,“老板,来碗清汤。吃香油,加虾米!”“好唻!”女老板抓一把包好的清汤丢钢精锅里。从三屉桌下拿个白瓷大碗,碗里放好各种佐料。再舀一小瓢砂锅里的汤,倒碗里。二三分钟,清汤就煮好了。用漏勺从钢精锅里捞起汤皮,放碗里。再加上几颗小虾米,放客人面前,鲜香四溢。

    以前小城里卖清汤的可谓多矣,她家生意最好,这是什么道理?一是汤皮好,二是汤好。

    她家清汤皮擀得极薄,薄可透光。把汤皮搁眼前,能看清对面一米处站的什么人!真是叹为观止!有人说,面皮能擀成这样,无非是面和得好,醒得好,擀汤皮时舍得下力。说起来容易,您动手擀擀看?这里面还是有手艺。汤皮薄,就易熟,易消化。吃到嘴里,又软又滑,柔若无物。只一吸溜,就到肚里,根本不用牙。所以,小城人只说喝清汤,不说吃清汤。清汤下肚,从嘴里到胃,这一路的感觉,就一个词儿:熨帖!

    汤也要好。清汤清汤,紧要处就在那个“汤”上。汤皮带馅,但本身并没多大味道,清汤好不好喝,汤头就太重要了。她家砂骨里熬的是骨头汤——猪大骨。汤色看起来清淡,但入口就又浓又醇,有回味。喝完一碗,嘴里半天还是汤的厚味。听说这汤,要砂锅小火,慢慢熬上一整天,才能有这口感。

    晚上七八点,没什么人来喝清汤了。女老板开始收摊。肉馅、佐料、汤皮装屉里。三张桌子,几把椅子搁板车上,沿河边马路,弯腰弓背地拉着这套生财回家。有时候夏天太阳还没落山,斜阳西照,一人一车,在路上拉出长长的影子——

    一介女流,操持这么个清汤铺,包汤皮,煮清汤,收钱,抹桌子,收拾碗筷还带洗碗,其忙碌辛苦可想而知。这女人,不简单!过了几年,清汤铺生意越来越红火。女老板就在大街路口买了处门面,她男人也来帮忙,负责收钱,煮清汤,女的只管包。又雇了人,抹桌子洗碗。这条街的人眼见得她是火起来了。

    擀汤皮、包清汤是手上功夫,长年低头弯腰地劳累,很伤人。女老板得了重病,清汤铺歇业了。有人不知道,傍晚时分去喝清汤,“唉!这店怎么没开门啊?”旁边人说“女老板病了!”“什么病?”“不知道,听说很重!”“啊?好好的,就得了重病?”“还不是忙的!”来的人摇摇头,叹着气走了。

    清汤铺关了大半年。那大半年里,有不少大人为小孩晚上那顿饭头疼。八九个月后,清汤铺重新开张。小店还是那个格局,清汤也还是那个味儿,那女的也还是坐在三屉桌前低头包清汤。听说女老板动了手术,从胸口拿了块肉下来。人们都说,这是累的!

    去年夏天,我抱着女儿在滨江公园,看到了清汤铺的女老板。她也抱着个小女孩,那该是她的孙女吧!她们在玩充气碰碰车。夕阳下,我看到她们玩得很开心的样子。我想起了二十多年前,女老板弯着腰吃力地拉着板车回家的情景。

    开得快有三十年了。我去喝清汤时,还上幼儿园,现在已年过而立。我这年纪的,小城里没喝过大街清汤的人不多吧!外公晚年,脾虚齿摇,吃不了硬东西,晚饭也常让我们去给他端碗清汤。

    一次从异地回乡,一下车,我就去大街喝清汤。到了店铺门口,一抬头,才看见门楣上有块红底黄字招牌:鲜芬清汤!鲜芬是女老板的名字吗?还是她给卖的清汤起的名子呢?吃了这么多年大街清汤,我才知道这清汤的名号,有些惭愧!

    小小一个清汤铺,滋养家乡几代人,其功不亦伟哉!

 

 

文章录入:yangzi    责任编辑:yang_admin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【字体: 】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   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鄂ICP备-12013748
    站长:hbsswz
    Email:hbsswz@foxmail.com
    招生咨询:0716-4312602